员工园地

当前位置:首页 企业文化 员工园地

河.岸

来源:华闻传媒|发布时间:2014-09-12 |浏览量:2966次
 

我离开公路,循着小路下到岸边,这是我经常走并且比较喜欢的一条路,因为可以顺着河岸走出很远,没有什么人,荒草几乎湮灭踩出来的小径。其实每一次,同一条路风景却不相同,只是别人不易发现,只有我能。刚下过雨,路有点泥泞,因为少有人走,杂草很快抢回自己的“失地”。草上的雨水似乎还没有干透,我可以闻到雨水、泥土和杂草混合的不可言说的气味和河水浓烈的腥味。

河与岸是唇齿相依的关系,没有岸,河也许只是乌合之众的水,没有河,岸也成了毫无生气的沟,水和沟的通力合作成就了河。在不同的时间,我看到的河是不同的样子,相比较我喜欢雨后它所呈现出来的那种激情。这是西部山里再普通不过的小河,如果你去过这样的地方,闭上眼睛一定能回想出它的模样,平静、孱弱、逆来顺受。相对于平日,雨后的河面宽阔了很多,浑浊的河水从上游滚滚而来,河面像镀了一层金,灿烂无比。在河道拐弯的地方,奔流的河水凭着惯性和那股冲劲儿一头撞在岸上,制造出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漩涡,做小小逗留之后,刚健转身一往无前。像一个在街上狂奔的壮汉,忽然不小心撞到一位纤纤女子,他便停下来,目视对方,很有修养地俯身鞠躬道歉,直到取得对方的原谅才匆忙而去。它的每一个小小的动作,都焕发着生命的活力,但不失优雅。

有几个人愿意真诚的面对一条河呢?只有在你无奈和失落的时候才把满腔的牢骚交给河流带走,河流一如既往地流淌,使你忘记了曾经的伤痛。你顾及过河流的感受吗?不要以为河流是粗枝大叶甚至薄情寡义的,不是的,它太丰富太有内涵了,以至于我很久以来都没能读懂它。

我一直认为河流是有生命的,是一个活物!你看它,即使在最为平缓的河段,河面也不会像做过拉皮的脸,它的表情太过细腻,只有仔细捕捉才行。在岸的约束下,在石头和杂草的间隙,它时而蹙眉时而莞尔;河水的流声从来都不会重复,如果你仔细听,高低缓急,做着长吟短叹,远比你想想的复杂。所以,我怀疑河面下存在一个神秘的世界,河面下的世界塑造了河的性格。正如我所说,河不是水那么简单,就像社会不是一群人那样。在岸筑起的河床上,浑浊的水下暗流涌动,因为那里有不得已夹裹着的泥沙,有赖以生存的鱼虾蛤蟆和虫豸,有凑热闹的柴草和垃圾,河是如何协调这群体之间复杂的关系和矛盾以达到平衡的目的?我们经常看到的是河流或多或少的表象,却无法进入它的内心世界。

河与岸之间也并非相安无事,他们依存的关系中也存在此消彼长的抗衡,谁也不服谁,这种较量从来没有停止过。在某一段时间里,岸的实力过于强大,河几乎就在它的“裹挟”之下温顺地流淌,像一位低眉顺眼的小姑娘,不敢有半点怨言,因为它的力量还不足以反抗,所以只好默默忍受,等待着时机。而河在积蓄够足够的实力之后,与岸之间的关系终于发生转变,河像一位叛逆的小孩或者粗暴的丈夫,狠狠抽打着岸,它要加倍地报复,它甚至冲破岸的束缚,想把所到之处都变成自己的领地,岸极力挣扎着、挽救着。我们知道河流最终要回到岸的怀抱,因为斗争的结果往往是他们取得了新的平衡关系,这样的平衡或长或短……

天快黑了,短暂的散步之后,我又回到公路上,向灯火辉煌和人烟密集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作者:华商传媒  陈先武)

魅力草滩

向北走,天高地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