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园地

当前位置:首页 企业文化 员工园地

向北走,天高地远

——榆林之行有感
来源:华闻传媒|发布时间:2014-09-12 |浏览量:2925次
 

    没有去榆林之前,榆林给我的印象总是和遥远,荒凉,沙场联系在一起。“千里黄云白日曛,北风吹雁雪纷纷。”似乎,日色昏暗,黄沙满地,这纯北方的景象不仅仅体现在眉头紧蹙,充满忧郁的诗词中,更分明地印刻在地图上,向北。

仿佛是张骞出使途中的的一页插图,亦是牧羊的苏武曾经眺望过的远方。不论是在刀光火影的《史记》中,亦或是在默默无声的《榆林市制》中,她始终是倾诉历史的一张名片。

七月初的一个清早,和友人乘车从西安北上,行在高速路上,连绵不断的丘陵一个接一个地向后退去,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路牌指示进入到榆林地界,地形渐渐平坦起来,土壤也慢慢过渡为黄色的沙土地,没有见到富有诗意的长河落日、大漠孤烟,沙柳沙棘却越来越多的映入眼帘。当思绪从《东邪西毒》中昏黄凄凉的榆林一下转到现实时,我不禁惊叹,从历史走来的榆林,竟有别样的魅力。

极目远眺,旷野千里,四方上下,辽阔壮美。天如一块温润的玉,纯净的蓝色让久居关中的我在贪婪欣赏的同时也感到不可思议,“天之苍苍,其正色邪?”点缀其间的白云,更是出奇的白,仿佛神仙府第的丝缎。一朵儿遮挡阳光的白云散去,天地间顿时绚烂多彩,放眼望去,通透无比,连呼吸都顺畅起来。

到达榆林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,一下车就感受到了塞上怡神醒脑的风,清爽中透着从大地深处带来习习凉意。从车站望去,不远处就是老城,厚重的城墙,飞檐翘角的城楼,巍峨的宝塔,无不在昭示着曾经位列九边重镇的辉煌。于是,迫不及待的找店住下,吃过后,直奔宝塔而去。

沿着红砖铺成的坡道上去,在灯光辉映下,高十三层,八个面的凌霄塔显得光芒秀美,塔建在一座高台上,拾级而上,古老的墙砖已被风雨剥蚀的斑驳陆离。没有游人,一把大锁锁着两扇红色的大门,寂静无声。隔着围墙,仰望高塔,风铃声在塞外的天地中回响,似乎在召唤着远行的马帮。月明星稀,含有沙漠味道的风吹过,依稀可以听到马蹄声声,喊声阵阵,似乎也能看到飞扬尘土中远去的身影。

不远处响起了二胡的声音,苍凉悠远,回头看去,一长须老者坐在家门口的矮凳上,正专注地拉着,周围几个人或站或坐认真地听,古塔、二胡,身处宁静,面对繁华,这是怎样的惬意生活啊。

第二天一早起来,与同事早餐,沿街顺风飘过来浓浓的炖羊肉的味道,一溜儿的小桌排过,桌上是满满一盆切得大小不等的羊头肉,散发出诱人的味道,另一盆则是羊肚羊杂,干净新鲜。家家都是两样,主人也不大声吆喝,有人路过时只是轻声问一句。不少当地人走过,无需过问,都会在小板凳上坐下要一份。主家也实在,一份肉上桌,炖得烂烂的羊头肉和羊杂碎在碟中堆得尖尖的,顺手一双筷子递上。而客人则就着一个馒头,一小碗肉,三口两口下肚后,起身把嘴一抹,付账走人,连背影都是一副舒坦的样子。

问主家榆林当地的小吃时,主家笑笑,不假思索地说:“当然是杂肝汤,好得很。”

“哪一家好呢?”

“都好着呢。”主家抬手指了指远处挤挤挨挨的门面,“你去吃一下,包你满意,还有羊肉面,乔面碗坨都好吃着呢。”

因为时间的关系,我们必须先去办事情,于是,起身告别主家,告别香喷喷的羊杂。等我们办完事,急匆匆地踏上归途时,遗憾深深地涌了上来,塞外的风光让人留恋,那高远的天空,那苍茫的草原,那被绿树环绕的榆林城,都没有来得及仔细看看。更别说雄浑的镇北台,秀美的红石峡,水势浩淼的红碱淖,甚至连大名鼎鼎的桃花水点豆腐都来不及品尝。

随着疾驶的汽车,榆林从身处其中到逐渐成为遥远,成为回忆。回望北方,天高地远。

(作者:华商数码信息股份有限公司  杜峰)

河.岸

看见台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