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园地

当前位置:首页 企业文化 员工园地

吃鱼的记忆

来源:华闻传媒|发布时间:2014-11-04 |浏览量:2614次
 

长春好吃的鱼也算不少,繁荣路上,以人民大街为界,东西各一家石头口门鱼馆,那家都快十年了。刚上班那阵儿住长飞,常去西边这家,玉米面大饼子条,超级好吃。那一年哥们儿从外地回来再此请客,点了一个11斤的鱼头,我怀孕8个月,吃到顶。东边那家,鱼也很好吃,不过店面高大上,不如西边小店的温暖紧凑。

嗜鱼有缘由。

三两岁,家里贩鱼,冷风夹杂的海鱼腥气是最好的提神剂,如同猫一样,拼命嗅,人立马儿有了精神头儿。那时,老爸年轻,二十几岁,光复路水产批发批来鱼,小车拉着,各个村镇集上贩卖。80年代初,野生刀鱼细长条儿,一板鱼 ,上一层下一层,中间全是螃蟹、鱿鱼等小东西。螺丝刀小心翼翼起开鱼板,整条的放在一起,细碎小生物,分拣,袋子装了,吊在屋檐,防耗子。鲅鱼小而鲜,整板没夹芯。

老房子厨房里,一堆堆鱼板,分拣到深夜,第二天早早去赶集……

别人说着童年困苦时,我们吃着螃蟹炖酸菜,炒鱿鱼,小海鱼汤。养殖不发达的年月,我们吃了很多这样鱼板夹芯儿。赶上鲅鱼卖不出去,妈回家收拾一盆,做饺子,现在想来,够奢侈的。

三个孩子长起来,日子远没小时候过得充裕,老爸贩白鲢、鲤鱼。过年时,谁家都会买两条,冻鱼好卖。偏巧一年,卖得不好,年三十,还没有卖完,集市上的人都急着回家吃年夜饭了,市场开始了以物换物的绝妙时间。我扯着一条条白鲢,换了糖心萝卜、芹菜、韭菜,黄瓜,还有一大把糖葫芦。

80岁的奶奶生前提起我,津津乐道的是,6岁那一年,这丫头自己炖了一锅汤大的刀鱼。

多年贩鱼经历,培养了老爸超高的烧鱼手艺,冻鱼几乎不吃了,买条活草鱼,炖了,汤里放干豆腐卷,或土豆块,或大豆腐。鱼没出锅,已经满屋子香味。家里亲戚来了,只点一个菜,炖鱼。老爸常说,老了,就开一家鱼馆,专门做糖醋鲤鱼。

在此吐个槽,这么多年,只要我在家,杀鱼这样的血腥事件全由我来,他们躲一边看,围观场面很隆重。

吃鱼,鱼头归我,两腮少刺大姐小弟分,老妈老爸哪里都可以。炖在鱼汤里的豆腐、土豆,味道好过鱼肉,最受欢迎。吃完饭,鱼汤拌饭给小狗虎虎。我坐在院子里,挑出大的鱼脊骨,一节节掰开,清洗干净,缝衣针钻孔儿,用线穿成一串,挂在门上。为什么,不晓得,姥姥和妈都愿意这么做。

长大后,老爸炖鱼的好手艺,我们三个都没继承,只好四下里寻鱼吃。有人说,吃不惯河鱼的土腥儿,我却毫不介意。

小人物之于美食,总有一样是隆重而难忘的,鱼是其中一个。

(作者: 吉林华商传媒有限公司    金凯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