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园地

当前位置:首页 企业文化 员工园地

为鼠留饭与佛在心中

来源:华闻传媒|发布时间:2014-12-12 17:16:12|浏览量:2779次

 

(西安华商广告有限责任公司  赵钊)

 我对出家人总是心怀敬意。一方面是我看破不了红尘,没有出家的勇气,另一方面,我深知自己是一介俗人,这辈子也成不了佛。所以,我曾虔诚的拜访过几位出家人。

2011年的盛夏。我和朋友进终南山游玩,在山坳里碰到一院小小的庙宇,名曰:白衣庵。山门打开,正对着的墙壁上是一个大大的佛字,这时两条土狗兴冲冲的迎了上来,快到跟前时被紧随其后的老师父喊住。在老师父热情的接引下,我们走进了寺院。这处寺院虽小却布局讲究,前院、后院、禅房、大雄宝殿一样不少,寺院的左侧紧邻一面山崖,另一侧出了山门便是一丛小溪缓缓流过,寺院的围墙和小溪间是一条通往山上的小路。

老师父招呼我们进了一间禅房,坐定后开始为我们沏茶。原来,这座寺院里只有老师父和一个学佛的女弟子、一个虔诚的居士三人。一阵攀谈过后,我发现这位老师父和这个女弟子都是有故事的人。年轻的女弟子名叫玛丽,大学毕业后,不远万里从瑞典来到异国学习佛法。玛丽说和她一起的有几十个同学,毕业时进了一个国际组织,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爱好,选择一个课题进行研究,由于对古老中国佛学的兴趣,她便来到中国,之后又慕名来到终南山,在此一待就是两年。这位老师父也年逾六旬,在五十岁时欣然离家,从此过上了出家人的生活。老师父说,自己年轻时一直在经营企业,五十岁时突然开悟,便把自己的事业交给了儿女,从此遁入空门。“这把年纪该享的福都享了,该经历的事情都经历了,没有什么放不下的。”老师父淡然地说着,我却在心里暗自佩服。因为和老师父聊得投缘,当晚索性住在了寺院。

夜晚的空山格外寂静,寺院里不时传来夏虫的鸣叫和溪流的声响。大约八九点钟的时候,老师父突然进了厨房,在厨房里找来馒头,又找来小碗,随后把掰碎的馒头被放进小碗里。我不明白老师父的举动,便默默跟在身后。只见老师父端着盛有馒头的碗从厨房向侧门走去,侧门打开,来到一处不大的菜地旁将碗放下。“给你们把吃的拿出来了,就不要再进去了吧!”这时我才明白过来,老师父是给夜里的老鼠准备了吃的。回到寺院,老师父告诉我,在他到来之前,由于老鼠经常破坏食物,人们便在每天夜里将准备好的老鼠夹放进厨房。他来后,觉得这样不好,便每夜将准备好的食物放在厨房外的菜地旁。这样,贪吃的老鼠们都被客客气气的请了出去。从此,再没有发生过老鼠破坏食物的事情。

放老鼠夹和放食物,虽说本质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但结果都是为了避免老鼠对物品的破坏。前者是在加,而后者是在舍。加上的是一条老鼠的性命,而舍去的无非是一碗食物。

“为鼠常留饭,怜蛾不点灯。”出家人的悲悯由此可见。

另一件小事,发生在凤翔的凤鸣禅寺。大约那一阵子,我对佛学充满了好奇,一心想着要找个师父皈依,因缘巧合我认识了在这里居住的莲祥师父。

莲祥师父大耳垂肩、眉清目秀,我曾怀疑这样的出家人是不是佛的转世。他很年轻,只有四十多岁,但对佛学的钻研和为人,却是我见过的少有的。年轻时他曾习武多年,因此身材高大健壮。后来痴迷佛法便出了家,他曾在佛学院进修多年,也曾在终南山住过茅棚。才思敏捷又不僵化迂腐,是他给我最深的印象。

那一天,是我第一次见到莲祥师父,我向他请教了许多关于佛的问题,然后又提出希望随他皈依的愿望。莲祥师父慈眉善目的看了看我,思考片刻后微笑着去找经书,准备为我做皈依的法事。这时另一位居士走进了房间,莲祥师父笑着和那人打招呼:“小菩萨要随我皈依了,我准备一下……”后来的事情我已记不大清楚,只听到莲祥师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。

我曾在书中看到这样一个故事,讲的是苏东坡和佛印辩论佛法。苏东坡问佛印,看自己长得像什么,佛印说苏东坡像佛的金身,而苏东坡却反过来嘲笑佛印的长相,说他像牛屎一堆。原以为赢了佛印的苏东坡把这件事告诉苏小妹,不想却被苏小妹一语点破:佛由心生,心中有佛,所见万物皆是佛。否则,反之。

我从莲祥师父的身上终于明白,苏东坡的故事绝非后人杜撰。

为鼠留饭与佛在心中,虽是不同的境界,却是一样的悲悯与仁爱。

 

吃鱼的记忆

兰州牛肉面